144‘I find your lack of encryption disturbing.’

本期我们继续讨论了 Apple Watch 和新版 MacBook,Meerkat,以及为什么 Rio 认为恐怖分子「赢了」。

每月三十元,支持李如一和 Rio 把《IT 公论》做成最好的科技播客。请访问 itgonglun.com/member


从本周开始,除了每周一的会员通讯以外,我们会在每周五发送另一封邮件。周五邮件的内容是全新的,和《IT 公论》音频节目没有重合。虽然我们并不认为「干货」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但这封新邮件应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干货,也不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公开刊载。至于具体内容,本周五自有分晓。

上期关于 Apple Watch 和新版 MacBook 的节目紧跟着苹果三月九日发布会的后脚发出,在那之后的一周里,我们又从各处看到了各种评测和讨论。前《Macworld》主编 Jason Snell 对新 MacBook 触摸板的描述令人印象深刻:在第一次试用那种名为 Force Touch 的技术时,Snell 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新的触摸板!(说明苹果用软件控制的硬件模拟十分到位。)Force Touch 触摸板的目的是为了减少笔记本电脑上的运动部件,除了能把电脑做得更薄以外,减少运动部件本身就是功德一件——自己的触摸板已经坏掉,无法按压(只能轻触)的李如一深有体会。

很多朋友来信纠正了我们上期的错误:Apple Watch 被摘下来之后,下一次戴上就要重新配对,方可使用 Apple Pay 支付。考虑到 Apple Watch 每天晚上都要(摘下来)充电,而目前它又必须和 iPhone 配合使用,一个很自然的问题是在不配对的情况下,Apple Watch 上有哪些 / 有没有功能是可以用的?在已经推出的 iOS 8.2 里预装了名叫 Apple Watch 的软件,从中可以看到所谓「配对」实际上是一个类似扫二维码的过程。就算 Apple Pay 是唯一一个需要重新配对的功能,对于每天都需要它的用户而言,恐怕是又多了一件日课。

大家都说 Apple Watch Edition 是为中国市场而设。我想也没必要回避一件人们心照不宣的事:对于力所能及的人而言,18K 金的 Apple Watch 是绝好的送给二奶和情人的礼物。她们通常不是数码玩家,不会过于关注电子产品随时过期的问题。Apple Watch(尤其是 Edition)风头正健,虚荣心可以充分满足。此外,一万到一万七千美元的售价对于此类消费并不算超出常理的高。由此想来,这其实是一个高性价比的选择。不要忘记,Hermès 的 Plume 包包也要八千七百美元呢。

不管你是否把 Apple Watch Edition 视为奢侈品,也不管你对于奢侈品有什么样的看法,苹果在选材和做工上丝毫没有偷懒。产品设计师 Greg Koenig 写的这篇关于 Apple Watch 金属锻造工艺的文章给大家上了一堂科普课。它绝不易读,例如文中提到的「加工硬化」(Work hardening)指的是「金属材料在结晶温度以下塑性变形时强度和硬度升高,而塑性和韧性降低的现象」。但由于文章是对照苹果此次放出的几条金属加工视频写成,将视频和文章对照研读会有奇效。

本期节目最后,Rio 提出了「恐怖分子赢了」的理论。简单来说,美国政府以反恐为由扩张公权力,国家安全局(NSA)等机构大规模监控监听庶民通讯,民主之本遂被侵蚀。不过公权与民权的角力自古有之,而如今棱镜门一类的事之所以令人担忧,和技术对社会——尤其是平民社会——的迅速渗透不无关系。在今天,每个普通人每天有意或无意生产的数据总量比十年前不知多了多少。而当这些数据被默认放在云端时,何谓公开,何谓私有的问题就需要重新考虑。愤世嫉俗者会告诉你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公权力的监控,明哲保身才是硬道理。但那何尝不是一种旧世界的思考方式。大数据之大,不但在于数据总量,也在于它的渗透度,以及它和每个人的高度相关性。今天我们在网上能够找到的关于某个陌生人的信息很可能会令他尴尬,而这种信息的流散往往是在当事人无意识的情况下发生的。面对这个隐私正被重新定义的新世界,公权与民权实处在同一起跑线。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去除人们对科技的恐惧,保持警醒,保持头脑的机敏,主动地了解、学习技术,以及技术带来的社会效应。或许身为良民的你一辈子不需要担心 NSA,但有时我们面对的,是更加普通和貌似无害的对手。

我们最近在玩的 app

最近我们读的一些文章

相关链接

人物简介

李如一:字节社创始人。
Rio: Apple4us 程序员。